中國易經網客服熱線:400-000-4361

易經網—生辰八字算命風水周易預測學培訓網

易經網專家委員會
當前位置: 主頁 > 易經論文 >

高玉祥—駁風水挖斷龍脈論

時間:2019-09-26來源:中國易經網 點擊:
學會副會長:高玉祥老師 三年尋龍,十年點穴。這句話在書上,網絡上,以及民間流傳了幾千年,這是師傅(父)和長輩們對徒弟、學生們的口頭語,也是前人賢能之師不斷的實踐總結
 

學會副會長:高玉祥老師

 

    “三年尋龍,十年點穴”。這句話在書上,網絡上,以及民間流傳了幾千年,這是師傅(父)和長輩們對徒弟、學生們的“口頭語”,也是前人賢能之師不斷的實踐總結出來的“形勢風水學”。從書上是學不到真功夫的,唯有 “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悟道而成”。

 

    尋龍必先觀其山的靈氣,這如同在河灘撿奇石一樣判斷奇石從何山上而來,根據它的五行方位溯源,判斷奇石是否有靈氣,再從材質、造型、色彩及花紋來判斷是否具有一定的觀賞性以及收藏價值、經濟價值、美學價值;這也如同鑒人一樣,判斷一個人是否有靈氣,需從五形和五行方位入手研究和分析人的根系,判斷人的貴賤:“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

何為根系?根系就是傳承,就是脈絡(山脈)。所以山和山脈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山、山脈和高大的樹木一樣有貴賤之分,樹木越高大越古老,根系就越粗壯。鑒山尋龍是根據山的石頭、土壤、草樹來溯源,察其祖山、少祖山和太祖山的傳承關系,這就是“尋龍”。

我國的三大干龍北龍、南龍、中龍的走向基本上有筆者的足跡。對其中的一些名勝古跡,古戰場、名人古墓都有研究,很感興趣,且走一處寫一處,積累了寶貴的知識財富。

 

    豐富的閲歷及從實際出發的研究,筆者認為,風水所謂的尋龍與我們鑒人、鑒動物、植物是一回事,只是物大與物小的關系而已,先觀山之“形” 金、木、水、火、土和各種動物、植物。后觀山的骨、肉、皮、毛,鑒山的靈氣與貴賤;再察之根系追尋來龍(來山),什么祖山、少祖山而生。正如古人所言:“天地者以陰陽化生萬物而成山川之錦秀,各有形勢飛禽走獸,成含性體 。而萬物之靈者人也,用長秉舜其中有貴余天壽之異,豈天之厚薄于其間哉,殊不知天地之生人各有五體五官而人各有所教。

 

    山與山脈的靈氣與鑒人的方法一樣,心正而道,心邪而損。“形能養血,血能養氣,氣能養神。因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這種“神”,就是器宇目光中表現出來的,能體現在人和物心性才情特質的氣質性的東西、“色”。而山的靈氣從草木的茂盛和名貴樹木的生長,從而研究和追尋山的傳承,往往名山大川都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和名貴樹木及藥材。這就是山有源一脈相傳。

 

     這里,有兩個觀點是關鍵:一是根系的觀點,二是一脈相傳的觀點。

      

    現實生活中有些所謂的風水師,漠視這兩個觀點,對一些現實現象亂發議論,發表一些極不負責的言論,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們的思想混濫,很有必要正本清源。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綜合實力躍升世界第二,城市建設高樓如林、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改造、橋梁、隧道等等,造成山脈斷裂。按理講為龍脈斷裂,民間關心“風水”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爭論不休。對于山脈斷裂后,山脈的氣場(龍氣)改變沒有?這是一個新的課題,用古人的話講:山脈(龍脈)斷裂會斷子絕孫,影響國運,山脈(龍脈)是不能斷裂的。而現實則反其道而行之,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劉伯溫·靈城精義“宇宙有大關合,氣遠為主;山川有真性情,氣勢為先。地運有推移而天氣從之,天運有轉旋則地氣應之。天氣動于上而人為應之,人為動于下而天氣從之。”筆者認為:天 地 人是對應的,這是傳統文化的精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面對現代社會科學技術的發展,環境的改變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規律。山脈、河流雖然斷了龍氣,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橋梁、隧道的貫通,新的龍脈又形成,村村通公路,高速公路、高鐵將全國農村、城市連接起來,新的網絡促進了偏遠山區和經濟落后地區經濟的發展。工作、生活節驟快了,科學技術的發展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水平,現已基本達到了小康,這就是與時俱進,就是“地運有推移而天氣從之,天運有轉旋則地氣應之”。

 

在新的環境條件下,山脈與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橋梁、隧道的重新組合形成了新的風水格局,將窮山惡水的貧困山區富起來了,反而成了新的風水寶地。山、山脈仍然以昆侖山為太祖,北龍、中龍、南龍沒有改變,而全國的公路、鐵路網將山脈連接起來,網絡覆蓋大了格局也更大了,表面看山脈(龍脈)斷了,而新的橋梁、公路、鐵路、樓房又形成綿延不斷的山脈。而 “尋龍千萬看纏山,一沖纏山一重關。關門若有千重鎖,定有王侯居此間”這句經典仍然指導我們重新認識現代風水學中物理知識和傳統文化的綜合運用。山脈斷了交通信息快了、格局大了、村鎮和城市的立體空間更大了,山脈斷了根系依然相連,一脈相傳的脈還在傳,八個方位的“氣場、能量場、磁場”沒有改變,與時俱進才能天人合一。

 

    傳統上,尋龍與點穴總是聯系在一起的,尋得真龍,方能點得的穴,尋龍的目的就是為了點得的穴。

 

    在新的環境條件下如何點穴?陰宅的點穴方法同樣遵循古典之法,對山與山脈(高樓,公路、鐵路、橋梁)的鑒別則要重新認識和運用,是否有情、結穴是否有根,來山有護或外來護山(青龍、白虎),朝山有真情,藏風聚氣,冬暖夏涼等等。

 

    國家規定火化,建設公墓統一安葬,而公墓的選址則注重“墓多氣大之地”才能陰氣消散,陽氣護穴,達到陰陽平衡有利于后人的發展。近年來有的寺廟、道觀用來擺放骨灰殼。寺廟、道觀是神靈的道場,是一切眾生敬仰和參拜的地方,凡夫俗子的骨灰殼還能進廟、道觀嗎?只能被神靈囚起來,對后人不利。

 

    而陽宅的點穴就更難了,城市的規劃建設以板塊單元劃分區域,政治文化中心、金融商業中心、城市小區、公路、河流、高樓、環境景觀、進出口通道的布局基本上參照了西式建筑的美,逐年來有的城市規劃增加了中國傳統建筑元素。占地面積小了立體空間大了,高樓如林,建筑奇特給陽宅的布局增加了難度。

 

    城市高樓如林,以樓盤為單元小區,格局小了則立體空間大了,一棟樓至少有一百至二百戶家庭,一個小區至少有一兩千人,有的更多。而各家各戶主人的命局又不可能對所購房屋的“氣場、能量場、磁場”相穩合,其中也有穩合的,但大多數人不懂“風水”。

 

    面對新的格局易學界風水門派之間的爭議更大了,一時難以統一。筆者認為客戶房都購了,因“風水”不好叫客戶退,容易嗎?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關鍵要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運用“現代風水學”從“氣場、能量場和磁場”著手去調理。調整房屋的內部結構,調理房屋的“氣場”,用相應的物件平衡房屋內部的“能量場和磁場”,達到既藏風聚氣,又通風透氣(當然也有極少數房屋不能調理,因土地規劃所產生的房屋“皺角”,凡是不方正的土地設計出來的房屋都可能出現“皺角”)。這是筆者多年來在國有企業主管工藝設計打下的基礎,又和城市規劃、建筑設計的工程技術人員合作交流所總結出來的經驗,也是長期實踐出來的,所以成功率比較高。

 

    對于小區的設計就需要開發商嚴格的按照“千尺為勢,百尺為形”的原則來布局,運用“圍棋”的原理使小區既要氣流通暢,又要藏風聚氣。小區的大門(氣口)、樓房、景觀和氣眼的布局關系到人們的生活質量,身心健康,這就是 “人造穴場”。

 

吧  筆者是自貢市建筑設計院、規劃設計院及相關部門的顧問,2016年11月自貢市高新區管委會在花海公園內規劃建筑“魏明倫戲劇博物館”,設計單位請的江蘇建筑設計院,主設計師筆者的徒弟戴文博,該項目的整體設計筆者全面指導。

 

    這里需要指出的是,高樓大廈的建設,打好基礎是關鍵。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為了確保建筑物的安全,根據設計要求,一般基礎面都開得較大,基坑深有的達幾十米甚至上百米幾百米,按照挖斷龍脈的觀點,那些房物不都不宜居了?事實都不如此。究其原因,且不論是不是有龍脈或者挖斷龍脈,即使有,根系還在,有系則有脈,有脈則會一脈相承。

 

    故風水之挖斷龍脈論可以休矣!

 

    實實上,我央央中華,大型基礎設施不勝枚舉。遠的不說,僅有文字記載的就有萬里長城、都江隁、大運河等。

 

    萬里長城,始建于春秋戰國,到明清,歷經十數朝代,兩千余年。全長21196、18千米,跨越15個省區,累計用工過億。經冰道運石、山羊運磚乃成。其間,不知斫了多少山,填了多少水;大運河,始建于公元605年,全線貫通于611年,費時6年,先后動用民工達500余萬,挖通濟渠,連黃(河)淮(河)、挖永濟渠通涿州(今北京)、疏江南運河,直抵余杭(今杭州),全長2700余公里,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之一。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都江隁,始建于秦昭王末年,由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開鑿的基礎上,鑿水魚嘴、筑飛沙隁、通玉瓶口,建成了以無壩引水為特徵的宏大水利工程。

 

     僅以上三大工程,究僅劈了多少山、填了多少水、筑了多少壩、挖了碰少渠,歷史上沒計載,肯定是不少。用一些人的觀點,肯定是挖斷了不少龍脈。挖斷了龍脈,是要招報應有損國運的。然而,事實并非如此。萬里長城之作用,決不僅僅是御敵,更重要的是,保證了當時農業經濟、文化與蓄牧經濟與文化的正常發展,起著調解兩種經濟,使農牧業經濟朝著主輔相互配合的方向發展的良性循環,有益于當時社會生產力和封建文明的發展與積累。大運河作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之一,溝通了我大中華的東西南北,實現了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的融合貫通和大統一,實現了中華文化的多系化、互補化、共聚化。促進了中華民族大家庭的生成、鞏固與狀大,奠定了唐文化在世界崛起的基礎,為后世經濟發展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都江隁,兩千年來,一直發揮著防洪灌溉作用,使成都平原成為水旱從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至今灌區已達30余縣市,面積近千萬畝。

 

    以上,無疑也是給所謂挖斷龍脈有損什麼論者一記閃亮耳光!

 

    歷史如此,現實更是如此!目前,社會上還有少數風水家還在喋喋不休的三峽大壩工程,經1992年4月3日七界人大五次會議審議通過并作出相關決議于1994年12月14日動工以來,挖龍脈論時起時伏。甚至還有一些風水人士將一些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與之聯系起來,頗能蠱惑人心。事實上,這一彪柄青史的偉大工程,在防洪上,可有效控制長江上游洪水,使沃野千里的長江荊江段防洪標準由1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年均發電量846、8億度,對華東、華中、華南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起著重大作用;同時,大大改善了宜昌至重慶的通航條件,萬噸級貨輪可直達重慶,航運單向通過能力由1000萬噸提高到5000萬噸,運輸成本降低百分35至37。

 

    三峽大壩,位于中國湖北省宜昌市三斗坪鎮境內,是中龍岷山與長江相纏而行,水流力量非常之大又兇又險,所以解放前年年災難不斷。國家建設三峽大壩是完全正確的。因為時代的進步科學技術,經濟建設突飛猛進,再加上城鎮建設高樓入云,人流、物流增加,城鎮人口密集,能源需求影響了經濟建設的發展。三峽大壩的建成提高了水位,平衡了浮動的氣流,生態環境得到了改善,增加了能源,防洪標準更高。這是新世紀發展的必然規律。這就是“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

 

    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說,三峽大壩工程對提振我國經濟,特別是當代生態文明建設起著或正起著巨大的作用。關于三峽大壩工程的雜音特別是風水界的雜音可以休了!

 

     我泱泱中華,一千三百萬平方千米江山,起祖于我巍巍寶山昆侖,北、中、南三大干龍逶逸我中華大地,由西向東,通江達海。干龍生干龍,干龍生支龍,支龍生支龍,支龍又生小支龍,小支龍又生小支龍,小支龍生根系,根系又生根系。中華大地,到處昂揚著龍子龍孫,龍根龍系更是層層疊加,深植于我中華大地。我泱泱中華,是龍的國度。龍氣暢于里,連我東、南海,護我300萬平方千米海疆。龍氣溢于表,致我神州大地到處生機蓬勃,蒸蒸日上。更何況,我國在進行提振國力的大型的基礎設施項目建設中,歷來,特別是現在,十分注意生態的保護,把生態的保護尤其是綠色生態的保護作為基本國策來抓。總書記更是高瞻遠矚的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祖國大地,到處充滿生氣。這種生氣和龍氣的疊加,如前所說,更有利于龍脈根系的完善,新的龍脈體系的形成,更有利于龍氣的貫通。古時的萬里長城、大運河、都江隁如此,促進了當時的社會進步,生產力的發展。現代的三峽大壩、南水北調等工程更是如此。已經或正在促進我國經濟騰飛,國力的增強,國運的昌盛。我們完全可以深信,待輿論中的大陸與臺灣海底遂道這一大型基礎設施工程開工完工之日,定是我大中華完全統一之時,我大中華祖國統一富強、人民富裕之中國夢一定能早日完全實現!

 

   中國易經研究學會副會長 高玉祥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巳時

最笨重的动物打一生肖
 

學會副會長:高玉祥老師

 

    “三年尋龍,十年點穴”。這句話在書上,網絡上,以及民間流傳了幾千年,這是師傅(父)和長輩們對徒弟、學生們的“口頭語”,也是前人賢能之師不斷的實踐總結出來的“形勢風水學”。從書上是學不到真功夫的,唯有 “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悟道而成”。

 

    尋龍必先觀其山的靈氣,這如同在河灘撿奇石一樣判斷奇石從何山上而來,根據它的五行方位溯源,判斷奇石是否有靈氣,再從材質、造型、色彩及花紋來判斷是否具有一定的觀賞性以及收藏價值、經濟價值、美學價值;這也如同鑒人一樣,判斷一個人是否有靈氣,需從五形和五行方位入手研究和分析人的根系,判斷人的貴賤:“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

何為根系?根系就是傳承,就是脈絡(山脈)。所以山和山脈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山、山脈和高大的樹木一樣有貴賤之分,樹木越高大越古老,根系就越粗壯。鑒山尋龍是根據山的石頭、土壤、草樹來溯源,察其祖山、少祖山和太祖山的傳承關系,這就是“尋龍”。

我國的三大干龍北龍、南龍、中龍的走向基本上有筆者的足跡。對其中的一些名勝古跡,古戰場、名人古墓都有研究,很感興趣,且走一處寫一處,積累了寶貴的知識財富。

 

    豐富的閲歷及從實際出發的研究,筆者認為,風水所謂的尋龍與我們鑒人、鑒動物、植物是一回事,只是物大與物小的關系而已,先觀山之“形” 金、木、水、火、土和各種動物、植物。后觀山的骨、肉、皮、毛,鑒山的靈氣與貴賤;再察之根系追尋來龍(來山),什么祖山、少祖山而生。正如古人所言:“天地者以陰陽化生萬物而成山川之錦秀,各有形勢飛禽走獸,成含性體 。而萬物之靈者人也,用長秉舜其中有貴余天壽之異,豈天之厚薄于其間哉,殊不知天地之生人各有五體五官而人各有所教。

 

    山與山脈的靈氣與鑒人的方法一樣,心正而道,心邪而損。“形能養血,血能養氣,氣能養神。因形全則血全,血全則氣全,氣全則神”。這種“神”,就是器宇目光中表現出來的,能體現在人和物心性才情特質的氣質性的東西、“色”。而山的靈氣從草木的茂盛和名貴樹木的生長,從而研究和追尋山的傳承,往往名山大川都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和名貴樹木及藥材。這就是山有源一脈相傳。

 

     這里,有兩個觀點是關鍵:一是根系的觀點,二是一脈相傳的觀點。

      

    現實生活中有些所謂的風水師,漠視這兩個觀點,對一些現實現象亂發議論,發表一些極不負責的言論,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們的思想混濫,很有必要正本清源。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綜合實力躍升世界第二,城市建設高樓如林、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改造、橋梁、隧道等等,造成山脈斷裂。按理講為龍脈斷裂,民間關心“風水”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爭論不休。對于山脈斷裂后,山脈的氣場(龍氣)改變沒有?這是一個新的課題,用古人的話講:山脈(龍脈)斷裂會斷子絕孫,影響國運,山脈(龍脈)是不能斷裂的。而現實則反其道而行之,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劉伯溫·靈城精義“宇宙有大關合,氣遠為主;山川有真性情,氣勢為先。地運有推移而天氣從之,天運有轉旋則地氣應之。天氣動于上而人為應之,人為動于下而天氣從之。”筆者認為:天 地 人是對應的,這是傳統文化的精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面對現代社會科學技術的發展,環境的改變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規律。山脈、河流雖然斷了龍氣,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橋梁、隧道的貫通,新的龍脈又形成,村村通公路,高速公路、高鐵將全國農村、城市連接起來,新的網絡促進了偏遠山區和經濟落后地區經濟的發展。工作、生活節驟快了,科學技術的發展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水平,現已基本達到了小康,這就是與時俱進,就是“地運有推移而天氣從之,天運有轉旋則地氣應之”。

 

在新的環境條件下,山脈與高速公路、高鐵、河流、橋梁、隧道的重新組合形成了新的風水格局,將窮山惡水的貧困山區富起來了,反而成了新的風水寶地。山、山脈仍然以昆侖山為太祖,北龍、中龍、南龍沒有改變,而全國的公路、鐵路網將山脈連接起來,網絡覆蓋大了格局也更大了,表面看山脈(龍脈)斷了,而新的橋梁、公路、鐵路、樓房又形成綿延不斷的山脈。而 “尋龍千萬看纏山,一沖纏山一重關。關門若有千重鎖,定有王侯居此間”這句經典仍然指導我們重新認識現代風水學中物理知識和傳統文化的綜合運用。山脈斷了交通信息快了、格局大了、村鎮和城市的立體空間更大了,山脈斷了根系依然相連,一脈相傳的脈還在傳,八個方位的“氣場、能量場、磁場”沒有改變,與時俱進才能天人合一。

 

    傳統上,尋龍與點穴總是聯系在一起的,尋得真龍,方能點得的穴,尋龍的目的就是為了點得的穴。

 

    在新的環境條件下如何點穴?陰宅的點穴方法同樣遵循古典之法,對山與山脈(高樓,公路、鐵路、橋梁)的鑒別則要重新認識和運用,是否有情、結穴是否有根,來山有護或外來護山(青龍、白虎),朝山有真情,藏風聚氣,冬暖夏涼等等。

 

    國家規定火化,建設公墓統一安葬,而公墓的選址則注重“墓多氣大之地”才能陰氣消散,陽氣護穴,達到陰陽平衡有利于后人的發展。近年來有的寺廟、道觀用來擺放骨灰殼。寺廟、道觀是神靈的道場,是一切眾生敬仰和參拜的地方,凡夫俗子的骨灰殼還能進廟、道觀嗎?只能被神靈囚起來,對后人不利。

 

    而陽宅的點穴就更難了,城市的規劃建設以板塊單元劃分區域,政治文化中心、金融商業中心、城市小區、公路、河流、高樓、環境景觀、進出口通道的布局基本上參照了西式建筑的美,逐年來有的城市規劃增加了中國傳統建筑元素。占地面積小了立體空間大了,高樓如林,建筑奇特給陽宅的布局增加了難度。

 

    城市高樓如林,以樓盤為單元小區,格局小了則立體空間大了,一棟樓至少有一百至二百戶家庭,一個小區至少有一兩千人,有的更多。而各家各戶主人的命局又不可能對所購房屋的“氣場、能量場、磁場”相穩合,其中也有穩合的,但大多數人不懂“風水”。

 

    面對新的格局易學界風水門派之間的爭議更大了,一時難以統一。筆者認為客戶房都購了,因“風水”不好叫客戶退,容易嗎?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關鍵要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運用“現代風水學”從“氣場、能量場和磁場”著手去調理。調整房屋的內部結構,調理房屋的“氣場”,用相應的物件平衡房屋內部的“能量場和磁場”,達到既藏風聚氣,又通風透氣(當然也有極少數房屋不能調理,因土地規劃所產生的房屋“皺角”,凡是不方正的土地設計出來的房屋都可能出現“皺角”)。這是筆者多年來在國有企業主管工藝設計打下的基礎,又和城市規劃、建筑設計的工程技術人員合作交流所總結出來的經驗,也是長期實踐出來的,所以成功率比較高。

 

    對于小區的設計就需要開發商嚴格的按照“千尺為勢,百尺為形”的原則來布局,運用“圍棋”的原理使小區既要氣流通暢,又要藏風聚氣。小區的大門(氣口)、樓房、景觀和氣眼的布局關系到人們的生活質量,身心健康,這就是 “人造穴場”。

 

吧  筆者是自貢市建筑設計院、規劃設計院及相關部門的顧問,2016年11月自貢市高新區管委會在花海公園內規劃建筑“魏明倫戲劇博物館”,設計單位請的江蘇建筑設計院,主設計師筆者的徒弟戴文博,該項目的整體設計筆者全面指導。

 

    這里需要指出的是,高樓大廈的建設,打好基礎是關鍵。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為了確保建筑物的安全,根據設計要求,一般基礎面都開得較大,基坑深有的達幾十米甚至上百米幾百米,按照挖斷龍脈的觀點,那些房物不都不宜居了?事實都不如此。究其原因,且不論是不是有龍脈或者挖斷龍脈,即使有,根系還在,有系則有脈,有脈則會一脈相承。

 

    故風水之挖斷龍脈論可以休矣!

 

    實實上,我央央中華,大型基礎設施不勝枚舉。遠的不說,僅有文字記載的就有萬里長城、都江隁、大運河等。

 

    萬里長城,始建于春秋戰國,到明清,歷經十數朝代,兩千余年。全長21196、18千米,跨越15個省區,累計用工過億。經冰道運石、山羊運磚乃成。其間,不知斫了多少山,填了多少水;大運河,始建于公元605年,全線貫通于611年,費時6年,先后動用民工達500余萬,挖通濟渠,連黃(河)淮(河)、挖永濟渠通涿州(今北京)、疏江南運河,直抵余杭(今杭州),全長2700余公里,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之一。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都江隁,始建于秦昭王末年,由蜀郡太守李冰父子在前人開鑿的基礎上,鑿水魚嘴、筑飛沙隁、通玉瓶口,建成了以無壩引水為特徵的宏大水利工程。

 

     僅以上三大工程,究僅劈了多少山、填了多少水、筑了多少壩、挖了碰少渠,歷史上沒計載,肯定是不少。用一些人的觀點,肯定是挖斷了不少龍脈。挖斷了龍脈,是要招報應有損國運的。然而,事實并非如此。萬里長城之作用,決不僅僅是御敵,更重要的是,保證了當時農業經濟、文化與蓄牧經濟與文化的正常發展,起著調解兩種經濟,使農牧業經濟朝著主輔相互配合的方向發展的良性循環,有益于當時社會生產力和封建文明的發展與積累。大運河作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之一,溝通了我大中華的東西南北,實現了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的融合貫通和大統一,實現了中華文化的多系化、互補化、共聚化。促進了中華民族大家庭的生成、鞏固與狀大,奠定了唐文化在世界崛起的基礎,為后世經濟發展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都江隁,兩千年來,一直發揮著防洪灌溉作用,使成都平原成為水旱從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至今灌區已達30余縣市,面積近千萬畝。

 

    以上,無疑也是給所謂挖斷龍脈有損什麼論者一記閃亮耳光!

 

    歷史如此,現實更是如此!目前,社會上還有少數風水家還在喋喋不休的三峽大壩工程,經1992年4月3日七界人大五次會議審議通過并作出相關決議于1994年12月14日動工以來,挖龍脈論時起時伏。甚至還有一些風水人士將一些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與之聯系起來,頗能蠱惑人心。事實上,這一彪柄青史的偉大工程,在防洪上,可有效控制長江上游洪水,使沃野千里的長江荊江段防洪標準由1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年均發電量846、8億度,對華東、華中、華南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起著重大作用;同時,大大改善了宜昌至重慶的通航條件,萬噸級貨輪可直達重慶,航運單向通過能力由1000萬噸提高到5000萬噸,運輸成本降低百分35至37。

 

    三峽大壩,位于中國湖北省宜昌市三斗坪鎮境內,是中龍岷山與長江相纏而行,水流力量非常之大又兇又險,所以解放前年年災難不斷。國家建設三峽大壩是完全正確的。因為時代的進步科學技術,經濟建設突飛猛進,再加上城鎮建設高樓入云,人流、物流增加,城鎮人口密集,能源需求影響了經濟建設的發展。三峽大壩的建成提高了水位,平衡了浮動的氣流,生態環境得到了改善,增加了能源,防洪標準更高。這是新世紀發展的必然規律。這就是“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

 

    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說,三峽大壩工程對提振我國經濟,特別是當代生態文明建設起著或正起著巨大的作用。關于三峽大壩工程的雜音特別是風水界的雜音可以休了!

 

     我泱泱中華,一千三百萬平方千米江山,起祖于我巍巍寶山昆侖,北、中、南三大干龍逶逸我中華大地,由西向東,通江達海。干龍生干龍,干龍生支龍,支龍生支龍,支龍又生小支龍,小支龍又生小支龍,小支龍生根系,根系又生根系。中華大地,到處昂揚著龍子龍孫,龍根龍系更是層層疊加,深植于我中華大地。我泱泱中華,是龍的國度。龍氣暢于里,連我東、南海,護我300萬平方千米海疆。龍氣溢于表,致我神州大地到處生機蓬勃,蒸蒸日上。更何況,我國在進行提振國力的大型的基礎設施項目建設中,歷來,特別是現在,十分注意生態的保護,把生態的保護尤其是綠色生態的保護作為基本國策來抓。總書記更是高瞻遠矚的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祖國大地,到處充滿生氣。這種生氣和龍氣的疊加,如前所說,更有利于龍脈根系的完善,新的龍脈體系的形成,更有利于龍氣的貫通。古時的萬里長城、大運河、都江隁如此,促進了當時的社會進步,生產力的發展。現代的三峽大壩、南水北調等工程更是如此。已經或正在促進我國經濟騰飛,國力的增強,國運的昌盛。我們完全可以深信,待輿論中的大陸與臺灣海底遂道這一大型基礎設施工程開工完工之日,定是我大中華完全統一之時,我大中華祖國統一富強、人民富裕之中國夢一定能早日完全實現!

 

   中國易經研究學會副會長 高玉祥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巳時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尚未注冊暢言帳號,請到后臺注冊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